书阅屋 > 澳门皇冠365bet_365bet网上手机投注_365bet盘口言情 > 霸道帝少惹不得 > 第2270章:你还担心他对你图谋不轨吗?

第2270章:你还担心他对你图谋不轨吗?

一秒记住【书阅屋】www.52shuyuewu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说完,她又感叹了一句:“年轻啊,就是好,多好的青春年华。”

    厉衍瑾把身子往夏初初的面前,靠了过去一点。

    他压低声音,说道:“你十八岁的时候,都遇见我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初的脸一红:“怎么总是提起以前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天也快到这个年纪了。”

    花园里。

    慕以言站在车旁,看到夏天出来,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夏天走了过来,看到他笑,只觉得……后背发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有什么事?”夏天问道,“一大早的,突然来我家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就是一起去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……”夏天回答,“我们从来没有这样一起去上学啊!”

    厉家有厉家的司机。

    慕家自然也有慕家的司机开车,送家里的少爷和小姐上下学。

    再说,又不顺路,也不至于绕这么大的弯子,来厉家接她。

    夏天想,无功不受禄,这里面……肯定有蹊跷。

    慕以言回答:“以前是没有。但是,现在不就是有第一次了吗?正好。”

    夏天没说话,看着慕念安。

    慕念安也是微微张着嘴,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得,慕以言怕是……突然哪根筋搭错了吧?

    有阴谋,一定有阴谋……

    夏天收回目光,点点头:“是,那,那时间也不早了,就走吧,迟到了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夏天低头,正要上车,厉昊希嘀嘀咕咕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等等我,我也要去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。”慕以言说,“一辆车,刚好可以坐下。”

    慕念安站在一边,看着这一切,一直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慕以言坐在副驾驶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让他们三个,都坐在了后座儿。

    夏天看着车窗外。

    她肚子……还饿着。

    正好,厉昊希忽然想起来什么,把鸡蛋递给了她:“喏,姐,妈让我带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夏天接过:“正好,肚子饿了,我都还没吃什么呢,那虾饺,我才咬了一口……”

    都怪慕以言!

    他要来她家,他不会早一点说清楚吗?告诉她一声?

    这样的话,她也不会显得这么的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对了,她还没问慕以言,到底有什么事,是不是刚刚在家里,还不好说。

    夏天敲了敲蛋壳,慢慢的剥着。

    她正要说什么,忽然,一瓶牛奶,递到了她的面前:“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夏天一愣,抬起头。

    只见,慕以言从副驾驶伸出手来,把牛奶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的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慕以言说,“不是说饿吗?”

    鸡蛋和牛奶,正好。

    夏天没接:“你……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啊?”

    不对劲啊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慕以言说,“拿着吧,只吃鸡蛋的话,也会噎着的。”

    夏天迟疑了一下,还是接过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不是看在慕以言的面子上,而是看在自己会被噎着的份上。

    慕以言收回手去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看过去,车外的阳光照了进来,落在了慕以言的身上。

    光影把他的侧脸轮廓,倒是勾勒得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不过,说起来,慕以言什么时候都是帅的啊……何止现在。

    夏天忽然醒过神来,连忙低头,继续剥着她自己的鸡蛋。

    厉昊希哈欠连天。

    慕念安坐在一边,安安静静的,抱着自己的书包,不吭声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车人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下了车,夏天拉过慕念安,就要往校门里走去。

    慕以言很快就抬腿跟上了:“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。”夏天连忙拒绝,“你走你的,我走我的,我们不同路。”

    “但至少,这一段路,是可以一起走的。”

    夏天看着他:“哎,我说慕以言,你今天很不对劲啊。又是来我家接我,又是给我准备了牛奶,现在还要跟我一起去教室……你想干什么啊你?”

    慕以言耸耸肩,反问道:“你觉得我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猜不到啊,所以才问你啊。你自己又不说。”夏天撇撇嘴,“是不是刚刚在我家的时候,还有别人在,你不好说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。我没有什么要说。”

    夏天一听,得。

    她还想着,给慕以言找个理由什么的。

    结果,他是真的没有什么要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今天的行为,就很奇怪啊。”夏天说道,“你到底……到底想做什么嘛!”

    夏天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她又是一个急性子,说着说着,都不自觉的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慕以言双手插在口袋里,看着她:“真的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回答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而且,一如既往的淡然。

    夏天转头,看着慕念安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她摇摇头,“夏天,我真的不知道,我哥哥想要干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厉昊希在一边,似乎是 瞌睡还没清醒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哎呀走了走了,以言哥能有什么啊。我们认识这么久了,从小玩到大的,你还担心他对你图谋不轨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厉昊希忽然自我夸奖起来了:“嗯,对,这个成语用得好,我语文是越来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夏天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现在是上学高峰期,校门口人来人往的。

    而慕以言又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所以,四个人站在一起,还是非常的引人注目,挺显眼的。

    夏天也不想多待。

    旁边,也不时的有同学,往他们这边投来目光,然后窃窃私语,说着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夏天拉了慕念安一下:“算了,有事再说,先去教室吧。”

    慕念安跟着她走。

    夏天想,就算慕以言现在不说,他也总会显露出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,他还能藏住不成。

    只是,她的身上,到底有什么,值得慕以言这么刻意的对她好呢?

    还是说,慕以言有什么事,需要她帮忙?

    他为什么不直说,还是先拐着弯的讨好她?

    是他平时太高冷,拉不下面子?

    总之,夏天猜不太准,拿不出什么主意来。

    因为慕以言这个人,从小心思就比普通人要深,心眼儿也多。

    是个做奸商的料子。

    夏天想着想着,忽然只觉得,自己的身边,好像有个人。可是,慕念安在她的右手边啊,她的左手边,会是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