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六章 秘密

一秒记住【书阅屋】www.52shuyuewu.com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那个贱人怎么了??”吴世昌说完,勾唇带着一抹微冷之意:“还是,本将军的身体,比不过你的那一点仇恨?”

    叶轻水见状,心头一惊: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爱妾只管好好照顾好本将军的身体,其它的事情,就不需要过问了。”吴世昌说完,伸手拉着她,一把推到旁边的床榻之上。

    叶轻水惊呼了一声,看着吴世昌的样子,她心底有难以掩饰的恶心之意,在吴世昌靠近的时候,她本能的躲开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的吴世昌哪里由得了她躲开,一把拉过来了她,按住了她的脖子:“爱妾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将,将军……”叶轻水面色掠过一抹慌乱之色,她道:“将军,将军不是身体不好吗,这个时候还是应该好好的休息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本将军还能应付得来,你不用担心。”吴世昌说完,一伸手便撕扯着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叶轻水惊叫了一声,下意识的用力一脚踹了过来,大叫道:“你放开我,你这个死肥猪,你放开我,你……”

    叶轻水还没有挣扎开,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徒然之间脖子被牢牢的卡住,只那吴世昌冷厉的眼神盯着她道:“你骂谁死肥猪呢?”

    叶轻水一下子被卡住了脖子,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情急之下骂了什么话,她下意识的脸色苍白地道:“没,没有,将军,妾身,妾身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紧接着“啪”的一巴掌狠狠的落到了她的脸上,疼的她惨叫出声道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,就听到了吴世昌凌厉地道:“你竟然是敢骂本将军,你哪来的狗胆子?”

    “将军,将军,妾身不是骂你……”叶轻水这才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,天啊,该死的,这话若是传到了殿下的耳中,殿下也不会护着她周全的,此时叶轻水极力的求饶了起来道:“啊,将军,妾身错了,妾身真的知道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此时,吴世昌愤怒之下,又哪里会听她的认错和哄劝?

    况且,吴世昌这个人本来就是变态,否则,当初也不会明明知道她是凤北玄的侧妃,依旧是对她觊觎。

    如今她落到了他的手中,她好生的乖乖的哄着他开心,尚且都会被折磨着生不如死,更何况,此时这样子惹恼了他的情况下,自然更是会被折磨着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叶轻水尖叫着,惨叫着,可越是如此,他越是不会放过她,她只能是被动的承受着。

    叶安宁,叶安宁这个贱人,她不会放过她,绝对不会。

    叶安宁此时却顾不得叶轻水,自从查出来那吴世昌所中的是何蛊毒之后,她的行动便自由了许多了。

    也能与外界通得消息,自然是明白这赵飞还有景荣与七星的身体已经好转。

    只是燕岚苍如今依旧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可是他是在西蜀落到悬崖的,那他断然是不可能会离开西蜀,这个时候,燕岚苍他到底是在哪里?

    叶安宁担心燕岚苍,留下景荣与七星,让赵飞前去寻找燕岚苍的下落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找到燕岚苍的消息,相反的,倒是从京城得来消息,皇上恢复了凤北玄的太子之位,同时,允许凤北玄带兵入京。

    叶安宁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是景宁和七星传过来的消息,她脸色生微一沉,难怪,这两天吴世昌都没有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,这带兵入京,怎么可能?

    皇上怎么会下这样的旨意,京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还是,皇上彻底的被凤北玄在京城的势力所困住?

    叶安宁想到这里,神色微微沉了沉,正当是在想什么的时候,只见吴世昌过来了,显然,吴世昌也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他看着叶安宁的时候,神色微微冷凝地道:“想来,京城传来的消息你也有所耳闻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是真的?”叶安宁抬头看着吴世昌。

    吴世昌点头: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叶安宁听到这里,则是脸色徒然之间一变,说:“这怎么可能,皇上怎么可能会恢复凤北玄的太子之位,还会允许他带兵入京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吴世昌说完,看着叶安宁道:“而且,殿下明日就会到达江洲,并选择择日进京。”

    叶安宁脸色一下子变得格外的难看:“择日进京,明天就要到达江洲?”

    “燕夫人……”吴世昌望着叶安宁,道:“接下来,一旦是殿下过来,那怕是本将军护不住你周全了。”

    叶安宁一听,便明白了吴世昌这话中之意,她眉宇一挑:“可是吴将军到底曾经是西蜀的主将,那凤北玄若是不愚蠢,便不会伤害到了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自是不会。”

    吴世昌摇了摇头:“可有时候,你也不要小瞧了女人之势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之势?”

    叶安宁说:“吴将军这是在说叶轻水吗?”

    吴世昌点头:“她虽然是为我的女人,但是也是奉殿下之命看守于我。”

    叶安宁却是摇头:“难不成,将军以为那凤北玄会如此愚蠢,相信一个女人,也不愿意相信将军吗?”

    吴世昌微愣了一下,抬头看着叶安宁道:“燕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将军在战场之上的军功,这一点可不是凤北玄想要忽略就忽略的。”

    叶安宁摇头,她说:“只要将军对凤北玄忠心耿耿,叶轻水区区一个女人之言,凤北玄未必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吴世昌一听,则是道:“那你若是在这里,本将军再护着你,只怕,那殿下也会知晓本将军知道了蛊毒之事。”

    叶安宁反问:“难道,吴将军在我没有出现之前,一直是在寻找大夫,找到懂理擅长医蛊之人之事,就是一个秘密,无人知晓的事情吗?”